篇名:梁惠王上(一)

主題:別義利

孟子見梁惠王。王曰:「叟!不遠千里而來,亦將有以利吾國乎?」孟子對曰:「王何必曰利?亦有仁義而已矣。王曰:『何以利吾國?』大夫曰:『何以利吾家?』士庶人曰:『何以利吾身?』上下交征利,而國危矣。萬乘之國,弒其君者,必千乘之家;千乘之國,弒其君者,必百乘之家。萬取千焉,千取百焉,不為不多矣。苟為後義而先利,不奪不饜。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,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。王亦曰仁義而已矣,何必曰利!」

注釋

1. 梁惠王:即魏惠王,姓魏,名罃(音ㄧㄥ),諡號惠。魏國本為侯爵,僭(音ㄐㄧㄢˋ)稱王。原建都安邑(今山西省運城市夏縣),後遷都大梁(今河南省開封市),故稱梁惠王。

2. 叟:音ㄙㄡˇ,對老者的稱呼,猶今言「老先生」。

3. 不遠千里:不以千里為遠。

4. 上下交征利:長上與屬下交相爭奪利益。征,取、爭奪。

5. 萬乘之國:擁有萬輛兵車的諸侯大國。

6. 千乘之家:擁有千輛兵車的大夫之家。

7. 萬取千焉:一萬之中取得其中一千。指千乘之家的兵力占萬乘之國的十分之一。

8. 苟為:假使、若是。

9. 後義而先利:將義置於後面,把利放在前面。猶言輕義重利。

10. 不奪不饜:不搶奪過來就不滿足。饜,音ㄧㄢˋ,滿足。

top

章旨

孟子勸梁惠王實行仁義,以消弭禍亂的根源。

top

語譯

孟子拜見梁惠王。梁惠王說:「老先生!您不辭勞苦遠從千里之外來,是否有什麼辦法使我國得利呢?」  

孟子回答說:「大王為什麼一定要談利呢?我知道的只是仁義而已。大王說:『怎樣才能對我國有利?』大夫說:『怎樣才能對我家有利?』士庶人說:『怎樣才能對我自己有利?』長上屬下互相爭奪利益,國家便危險了。擁有萬輛兵車的大國,殺害君王的,一定是擁有千輛兵車的大夫;擁有千輛兵車的小國,殺害君王的,一定是擁有百輛兵車的大夫。大夫在一萬輛兵車中取得一千輛,在一千輛兵車中取得一百輛,不能算不多了。如果輕視仁義而重視利益,那一定會弄到不整個奪過來不滿足。沒有仁人會遺忘他的雙親,沒有義士會輕視他的君王。所以大王只要談談仁義就好了,何必要談利呢?」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