篇名:先進(二十五)

主題:論孔門弟子
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華侍坐。子曰:「以吾一日長乎爾,毋吾以也!居則曰:『不吾知也!』如或知爾,則何以哉?」             

子路率爾而對曰:「千乘之國,攝乎大國之間,加之以師旅,因之以饑饉,由也為之,比及三年,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。」夫子哂之。

「求,爾何如?」對曰:「方六、七十,如五、六十,求也為之,比及三年,可使足民;如其禮樂,以俟君子。」                

「赤,爾何如?」對曰:「非曰能之,願學焉。宗廟之事,如會同,端章甫,願為小相焉。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「點,爾何如?」鼓瑟希,鏗爾,舍瑟而作。對曰:「異乎三子者之撰!」

子曰:「何傷乎?亦各言其志也。」曰:「莫春者,春服既成;冠者五、六人,童子六、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」夫子喟然嘆曰:「吾與點也。」 

三子者出,曾皙後。曾皙曰:「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」子曰:「亦各言其志也已矣!」曰:「夫子何哂由也?」曰:「為國以禮,其言不讓,是故哂之。」「唯求則非邦也與?」「安見方六、七十,如五、六十,而非邦也者?」「唯赤則非邦也與?」「宗廟會同,非諸侯而何?赤也為之小,孰能為之大?」

注釋

1. 曾皙:姓曾,名點,字皙,魯人,與子參同為孔子弟子。

2. 以吾一日長乎爾:因我年紀稍長於你們。以,因為。一日長乎爾,即「長乎爾一日」。

3. 毋吾以也:即「毋以吾也」,謂不必因為我而不好意思說出來。

4. 居:平日

5. 何以:將如何用世。以,用。

6. 率爾:輕率不加思索的樣子。

7. 千乘之國:指擁有千輛兵車的大國。乘,音ㄕㄥˋ,兵車的單位,一車四馬。

8. 攝:迫近、夾處。

9. 加之以師旅:受到外敵的侵凌。加,施加。師旅,本指軍隊,此指侵伐之事。

10. 因之以饑饉:因,仍、接連之意。穀不熟曰饑,菜不熟曰饉。

11. 比及:等到。比,音ㄅㄧˋ。

12. 知方:指民知禮義。方,指禮義。

13. 哂:音ㄕㄣˇ,微笑。

14. 方:平方,猶言面積。

15. 如:或。

16. 足民:使人民生活富足。

17. 如:至於。

18. 俟:音ㄙˋ,等待。

19. 宗廟之事:指祭祀。

20. 會同:諸侯相會盟。

21. 端章甫:端,玄端,指禮服。章甫,玄冠,指禮帽。

22. 小相:相,音ㄒㄧㄤˋ,贊禮者。言小,謙辭。

23. 希:通「稀」,原意為稀落、零落,此指間歇。

24. 鏗爾:放瑟時琴弦振動的聲音。鏗,音ㄎㄥ。

25. 舍瑟而作:停止彈瑟而站起來。舍,通「捨」,停止之意。

26. 撰:述、想法。

27. 莫春:即暮春,農曆三月。莫,音ㄇㄨˋ,「暮」的本字。

28. 冠者:成年人。古代男子二十而冠。

29. 浴乎沂:言到沂水邊洗浴一番。沂,水名,源出今山東省濟寧市鄒城市東北,西 流經曲阜市,合洙水,入於泗水。

30. 風乎舞雩:風,乘涼。雩,音ㄩˊ。舞雩,祭天禱雨之處。古時求雨,必使童男女舞蹈,故稱舞雩。舞雩之處,有壇坫(音ㄉㄧㄢˋ)、樹林,可以納涼。此句言在舞雩之下乘涼。

31. 與:音ㄩˋ,讚許、認同。

32. 赤也為之小孰能為之大:言赤只能做小相,誰又能做大相呢?

top

章旨

孔子弟子各言其志向抱負,孔子特別讚許曾點的志向。

top

語譯
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華隨從孔子坐著,孔子說:「因為我的年紀比你們稍長些,你們不要因此而不好意思說出來。你們平常說:『沒有人了解我呀!』如果有人了解你們,你們打算怎麼做呢?」 子路不假思索地回答說:「一個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大國,夾處在大國之間,外有軍隊侵犯,內有饑荒困擾,讓我來治理,等到三年時間,就能使他們勇敢,而且懂得禮義!」孔子微微一笑。 孔子說:「冉求,你怎樣呀?」冉有答道:「面積六、七十平方里或五、六十平方里的小國家,讓我來治理,只須三年,就能使人民生活富足。至於修明禮樂教化,那只好等待高明君子了。」 孔子又問:「公西赤,你怎樣啊?」公西華答道:「我不敢說自己很行,只是願意學習罷了!在宗廟祭祀,諸侯會盟的時候,我願意穿著禮服,戴著禮帽,擔任小小的儐相。」 孔子又問:「曾點,你怎麼樣?」曾皙彈瑟稍微放慢了節奏,鏗的一聲把瑟放下,站起來回答道:「我和他們三位的志向不同!」孔子說:「那有什麼關係呢?不過各自談談自己的志向罷了!」曾皙說:「暮春三月,穿上春裝,同五、六個成年人,六、七個小孩子,在沂水裡沐浴,在舞雩之下乘涼,然後唱著歌兒回家!」孔子長嘆一聲說:「我贊同曾點的志向!」 子路、冉有、公西華走了出來,曾皙走在後面。曾皙說:「他們三位同學的話怎麼樣呀?」孔子說:「不過是各人談論自己的志向而已!」曾皙說:「老師為什麼笑子路呢?」孔子說:「治理國家應該講求禮讓,他的話一點都不謙虛,所以我笑他!」曾皙說:「冉有談的好像不是指治理一個國家吧?」孔子說:「怎麼見得面積六、七十平方里或者五、六十平方里的地方就不是國家呢?」曾皙說:「那麼公西華講的就不是指國家了吧?」孔子說:「參與宗廟祭祀,諸侯會盟,不是國家又是什麼呢?公西赤很懂得禮儀,他只要做個小儐相,那又有誰能做大儐相呢?」

top